荷香阵阵入梦来(夏雪芹) - 必发365乐趣网投

必发365乐趣网投-必发365

荷香阵阵入梦来(夏雪芹)

编辑:必发365 发布日期:2019-09-19   字体大小:   


老家的门前有一条小河,那是一条环村河。小时候,每到夏天,小河里都会开满荷花,荷花围村子一周,远远望去,就像给小村戴上一个美丽的大花环。

我自幼就喜爱荷花,莫名的与生俱来的喜爱。夏天,我和小伙伴喜欢去小河边的树林里玩耍,我们捉蜻蜓,寻蝉蜕,看小鱼小虾在荷间悠闲地游荡。日头高照时,我们就掐个荷叶反罩在头上,不管能否真的避暑,心中觉得格外凉爽;下雨时,也会掐个荷叶盖在头上当作伞,尽管衣服淋湿,但被荷叶保护的头发平安无事,觉得再大的雨又能奈我何。

偶尔,母亲也会让我去掐个荷叶回来,蒸馒头或腌菜用。蒸馒头时,母亲会掐去荷叶的梗,把圆圆的荷叶铺在笼屉里,碧绿的荷叶映衬着雪白的馒头,十分赏心悦目。腌菜就更有趣了,母亲把洗净的韭菜花撒上盐,拌均匀,放在大大的荷叶里,然后包好,用绳子扎好,吊在屋梁上。一个星期左右,打开荷叶,又香又脆的腌韭花就呈现在我们面前。现在想来,那时吃的馒头或者腌韭花都带着荷叶的清香,可惜在当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倒是几十年后想起,荷叶的清香越来越浓烈。

然而更多的时间,我还是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小河边看荷,感受它的美好。想它的芬芳从何而来。它原本生活在淤泥里,春夏之时钻出泥土,然后慢慢高出水面,按理说,不携带淤泥的腐臭已是难得,却还怎么能香气四溢?我甚至十分嫉妒那徜徉在荷叶间的小鱼小虾,以及在荷叶上跳上跳下的青蛙,它们可以天天陪荷叶欢畅,是它们给荷带来了快乐呢,还是荷使它们感到了愉悦?



荷的欢乐,一直持续整个夏天。我总想那圆如锅盖的叶子,一定会长大如席的,但到了深秋,叶子并不再长大,反而消瘦起来,萎蔫了,不再挺拔,慢慢地垂下头去,干枯在那里。我不禁伤感起来:那幽幽的荷香到底从哪里来,又最终回到哪里去了呢?

来年的夏天,荷又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我偷偷将它们与去年的作比较,发现和去年的一模一样,简直就是去年的翻版,或许就是从一个莲藕里长出来的吧!凋零的也曾经这么欢乐过,欢乐的也将要寂寞地凋零。

然而,它们并不悲伤,欢乐时尽管欢乐,如此而已。

我忽然醒悟了,觉得自己往日对荷的哀叹与伤感都大可不必,开始暗笑自己的幼稚。其实,荷的生长正是世间生命的轮回啊!

一时间,我敬仰起荷来。我敬仰它的出淤泥而不染,敬仰它的卓尔不群,敬仰它有埋没千年依旧能萌芽的莲子,更敬仰它能让淤泥化红莲。哪吒是站在荷花之上的,他舍去了血肉之躯,是正义和勇敢的化身;菩萨是站在荷花之上的,她普度众生,是我们理想的寄托。而我,只能端坐在荷花下,用一生仰望。

荷花曾经行走在唐诗宋词里,曾经开在明清水墨画里,曾经亭亭玉立在朱自清和余光中的散文里。而这一刻,我感觉荷就栖息在我的一个梦里——一个幽幽清梦里,只能被月光染白,被蛙声拉长,被突然而至的蝉鸣,惊起一圈圈涟漪。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