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限来时 - 必发365乐趣网投

必发365乐趣网投-必发365

大限来时

编辑:必发365 发布日期:2016-09-22   字体大小:   
 

学佛的人无不关心生死问题,常常会想,临终时阿弥陀佛会不会来接引呢?自己死后会不会往生极乐世界呢?因为人的生和死只有一次,一般的人是无法感知,更不可能体验的了。我糊里糊涂地来到这个世上,那么我死时会是什么样子呢?有的人说死时痛苦如乌龟剥壳,有的说恐怖如坠深渊,有的说是如释重负般的解脱,有的说是升天般的快乐……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像一个垂暮的老人,静静地躺在床上,等待着死亡时刻的到来。我周围是一些我认识的亲人好友,还有一些陌生的面孔。他们看上去都是来帮我助念,一副虔诚的样子,合掌站在我的床边。

突然,我觉得全身都动弹不得,好像身子已经不属于我了,我无法支配它。我想说话,但却张不开口,也出不来声音;我想举手抬足,却好似重若千斤,一点不听使唤。但我的脑子却异常的清醒,思路非常清晰。我心里只是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就像坐在高速行驰的车上,然后冷不防猛地一个下坡,魂飞魄散而茫茫无主的状态。我忽然觉得从未有过的离开躯体负重的轻松,一种神秘的生命之轻。随即又惶恐和紧张起来,不知道自己怎么啦?气体般的轻飘,它无法停留和平静,我不能抓住它,我该怎么办?我要去哪里?哪里有个安全的地方可以令它降落?我像离开了地球,没有了引力,失重了,没有质感,好像太空飞行员突然丢失了降落伞,又像被狂风吹走了房子,轻飘而惘然。我们平时习惯了抓和拉,抱和揣,这个时候,什么动作都是白费力了,帮不了忙,因为那个身体已不是我们的了。我无法操控自己,无论大脑发出什么命令和指示,都无济于事,而且也看不到同伴,没有同路人。我不知道是要向茫茫空中上升,还是要作无边无底的下坠?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恐怖慌乱的心情使我的脸上有了异样的表情,抑或是现出了些痛苦不安的样子,因为我好像看到了人们紧围在床边,嘴唇一张一翕的,叨念着佛号或经文或是咒语,他们的神色都极紧张。我知道,我大概是不行了,他们在帮我助念。

我挣扎着,尽管我知道任何动作都是无益的,但我还是象平时一样作最后挣扎,像一个无助而快要淹死的人,祈望抓住一根能稳定自己的救生的稻草。我猛然""起那念头像云像烟似的飘了过来。自己是信佛的,平时遇到什么事都惯于念佛,既然自己再挣扎也无法改变现状,那我干脆什么也不想,念佛得了。那念佛念什么呢?此时的记忆特别差,不管用了,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我不知道我是何时没了记忆,我平时能背许多经啊咒啊,此时一个字儿也想不起来了,脑子里空空的,只知道作本能的挣扎挣扎。念什么呢?念什么呢?我不知所措,又是一阵忙乱和恐慌。记忆也许像一片无主的云彩,飘忽着,飘忽着,昏沉不定,茫无崖际,猛然荡出了“观音菩萨”和“阿弥陀佛”几个字。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这对我有什么用,反正记忆的仓库里已经空无一物,我就当它是救生的稻草吧。我想着这几个字,忆念着,忆念着,越来越觉得熟悉,越来越感到亲切可依。我慢慢安静下来,像因饥饿而吵嚷不安的婴儿吮到了他的奶瓶。

我的脸上也许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痛苦不安之色,因为我“看”到了!虽然我此时闭着眼睛,但我却能看见那些围着我的人,能看清屋子里的一切:家具,床,被子,以及躺着的自己。也许我就站在屋子里的某个地方,或者是在空中,或者弥满整个屋子。那种看,不需用眼睛,如透明体,好似是一种感知。周围的人都看着我安静安详的脸,如释重负般地笑了。他们没有说,但我知道他们在说:“啊,她往生了!”

我继续忆念着“观音菩萨”,刚才的恐慌没有了,也没有了失控,渐渐的好像有了主心骨,怀里揣了个铁砣般安定安稳了。我感到越来越快乐,越来越清明,知道自己的去向,也能驾驶自己了。那种怡悦殊胜的心理,像禅定似的,真是难以言说。我粲然地笑了,那是发自内心的真正的幸福感——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快乐、安稳、清静、祥和、温馨……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汇用什么语言可以形容和描述。

我竟笑出了声音,我因而从梦中醒来。我想,难道这就是我死时的情景吗?难道所谓的往生,就是死得没有痛苦,没有恐慌,性不迷乱,心无挂碍,目标明了,独立自主,在一种类似定中的安乐无我状态中上路吗?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