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殳著孙国中增订点校中国枪法真传——增订《手臂录》 - 必发365乐趣网投

必发365乐趣网投-必发365

吴殳著孙国中增订点校中国枪法真传——增订《手臂录》

编辑:必发365 发布日期:2011-09-07   字体大小:   

增订手臂录
(总目录)


致读者
增订说明
手臂录自序
增订手臂录卷一
枪王说
枪法圆机说二篇
一圈分形入用说
枪法元神空中鸟迹图
圆圈分形详注
石家枪法源流述
枪根说
枪式说
枪棍辨
直力兼横力说
闪赚颠提说
脱化说
六家枪法说
纯杂说
增订手臂录卷二
针度篇
戳法
革法说
革法
身法说
步法说
步法
遊场扎法说
遊场扎法
遊场革法说
遊场革法
役棍说
役棍法
行着说
行着法
枪法微言
舞枪势说
石敬岩枪法记
马家枪考
枪法二十四势说
增订手臂录卷三
单刀图说自序
单刀手法说
单刀十八势图说
单刀图说后序
增订手臂录卷四
古论注
沙家竿子用法说
临阵兵枪说
诸器篇说
叉说
狼筅说
藤牌腰刀说
大棒说
筅枪说
剑诀
后剑诀
双刀歌
增订手臂录附卷上
峨嵋枪法
治心篇
治身篇
宜静篇
宜动篇
攻守篇
势篇
形势篇
戒谨篇
倒手篇
扎法篇
破诸器篇
身手法篇
总要篇
评程真如峨嵋枪法
马沙杨三家枪式说
马沙杨三家用法说
杨家枪说
革法一篇
行着一篇
峨嵋枪法原序
增订手臂录附卷中
梦绿堂枪法
梦绿堂枪法序
枪法八母
枪法六妙
枪法五要
枪法三奇
增计手臂录附卷下
程冲斗十六枪势附
《少林棍法阐宗》棍诀
长枪法选
《泽古齐•手臂录》跋
《清史稿•文苑一•吴殳》节录
《中国武术史略》节录

 

致读者
     《手臂录》一书,是清代技击家吴殳所撰。该书把中国武术中枪法的练与用,讲解得十分透辟。可谓言枪法不言之妙,传武家不传之秘。堪称为阐述中国枪法的千古一绝之作。清以来有线装本多种,但这些版本收集不全,多有遗漏,以讹传讹,令人痛惜。今据清代贵手稿本加以增订,使之珠联璧合,真处见真。其中三分之一的内容,从清初至今几百年来首次公开,可以说珍贵已极。无论专业武术工作者,还是业余武术爱好者,都将是一部不可多得的武术经典著作。手边一册,可令君茅塞顿开,识破武家三味。
      另外,吴殳为使枪法真传不灭,已将其绝招写进书中。又唯恐被小人得之,故将真传隐于诸法,待有心之人领悟而得之。所以吴殳讲“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望读者潜心领悟,以不负枪法大师吴殳之良苦之心矣。


 孙国中
一九八八年八月二十五日

 
        增订说明
      《手臂录》是清代吴殳所撰。
        现存清代古籍中《借月山房汇钞》、《泽古齐重钞》、《指海》等均有收录。民国二十八年,王云五又将此书收入《严书集成初编》。可以说版本不少,但是这些版本中,收录不全多有遗漏,以讹传讹者有之。
        今据清代珍贵手抄本加以增订,正文部分增补二十一篇文章。原卷一中补进《枪式说》、《枪棍辨》、《直力兼横力说》、《枪分五品说》、《短降长说一篇》、《纯杂说》六篇文字。卷二中补进《革法说》、《革法》、《身法说》、《步法说》、《遊场扎法说》、《遊场扎法》、《遊场革法说》、《遊场革法》、《役棍说》、《役棍法》、《行着说》、《行着法》、《舞枪势说》及《枪法微言》的一部分和许多《二十四势图说》中所没有的内容,共十五篇文字。在附卷下中,为使读者了解分辨,又加进《少林棍法阐宗》棍诀和《长枪法选》。又收录《泽古齐重钞》中张海鹏写的一篇《跋》。为使读者进一步了解《手臂录》和吴殳本人,我们将日本武术家松田隆智所著《中国武术史略》一书中有关《手臂录》的文字内容,也附于卷后,并将史书中有关吴殳的材料,也一同附在卷后,以便供读者参考。
       另外在各卷其他文章中,也有一些增补,并对原来的卷目加以调整,并把附卷上下,变成上中下三部分。总之这次增订,补充了很多内容,而这些内容不但对本书,就是对武术界来说都是极其珍贵的。
        对《手臂录》的整理,国内还是首次。由于水平有限,可能仍有遗漏错误之处,恳请国内外专家学者指正。
        本书在出版过程中,得到张熙默同志的大力协助,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孙国中
一九八八年八月二十五日

 

        手臂录自序
       用兵以戚南塘之旗鼓为初门,孙武子之虚实为极致,击刺抑末矣。然不能此末艺,则不敢身至阵前,无以定将士勇怯,而行不逾时之赏罚。人无畏心,战何能胜?况又平日所用教师,多被诱于花假,以误士卒乎?
       虽然,殳何人而敢言此,惟以壮年所广集,汇为一编,以定其邪正浅深,贻之子孙而已。余所得者,有石家枪,敬岩也。峨嵋枪,程真如也。杨家枪、马家枪,其人不可考。少林枪,余得者洪转之法。汊口枪,则程斗冲也。有《耕余剩技》、《少林棍法阐宗》、《长枪法选》诸书刻印行世。此七家者,其法具存。余若金家枪、拒马枪、大宁笔枪等,尚有十余家,名存而无徒,书又不传,无可考据。应由技术浅小,虽取名一时,不足以传久故也。
       今就七家言之,真如一门而入,一师而成,一于纯者也。敬岩遍历诸家,年将四十,始遇真如,重下本源工夫,而得返正。及乎晚年,棍棒刀牌,皆成枪法,化杂以为纯者也。二师身二而法则一也。沙家竿子长软,别为一门。杨家器在长短间用之,亦兼取长短之法,此三家皆不杂棍法。马家以杨家为根本,而兼用棍法。少林全不知枪,竟以其棍为枪。故马家法去棍犹有枪,少林去棍则无棍也。然少林尚刚柔相济,不至以力降人。冲斗止学少林之法,去柔存刚,几同牛斗。而今世冲斗之传,江南最盛,少林犹不可得,况其上焉者乎?
       总而论之,峨嵋之法,既精既极,非血气之士、日月之工所能学。沙家、杨家,专为战阵而设。马家、少林、冲斗其用于战阵,皆致胜之具,惟江湖游食者不可用耳。钟王之手,亲纸以成字者,毫端也。为毳、为苘、为胶、为管,皆所以成此者也。善将将之君,敌忾以奏功者,击刺也。为旗鼓,为队伍,为虚实,皆所以成此者也。闻击剌而小之者,在武乡谢艾、韦睿,余乃心伏,取子桓《典论》之语而名为《手臂录》。时戊午八月,沧尘子吴殳修龄撰。





分享: 0